主頁 > 刑事實務 > 正文

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司法認定

根據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的規定,“聚眾擾亂車站、碼頭、民用航空站、商場、公園、影劇院、展覽會、運動場或者其他公共場所秩序,聚眾堵塞交通或者破壞交通秩序,抗拒、阻礙國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情節嚴重的,對首要分子,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此為我國立法關于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的基本規定。

從刑法的表述上看,本罪的表述相對模糊,且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并未對本罪的具體適用作出進一步規定,導致本罪在認定的過程中存在諸多爭議。

根據刑法的表述,本罪的構罪模式是通過聚眾的方式擾亂公共秩序,抗拒、阻礙執法情節嚴重并造成嚴重后果。值得注意的是,本罪中的1、聚眾擾亂公共秩序;2、抗拒、阻礙執法;3、情節嚴重;4、造成嚴重后果這四個要素必須同時具備,否則不構成本罪。具體認定過程中,須注意以下幾點:

1、聚眾

立法相關司法解釋并未對何為聚眾進行明確規定,一般認為,聚眾中的眾是指十人以上的眾,而非日常生活中的“三人為眾”。其中,聚眾的人數是指參與有組織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人數,而不包括參與圍觀的路人。

2、案發地點

本罪案發的地點限于車站、碼頭、民用航空站、商場、公園、影劇院、展覽會、運動場等公共場所。其中,“等”字省略的場所是指與車站碼頭等具備相同性質的場所,即人數較多、流動性較強,開放性較大的公共場所。在上述場所以外的場所聚眾鬧事的,不構成本罪,但可能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等其他罪名。

3、情節嚴重與造成嚴重損失

目前立法與司法解釋并未對“情節嚴重”與“造成嚴重損失”作出規定,須結合案情與司法實踐進行判斷。

對于情節嚴重的理解,一般從動機的善惡、聚眾人數、是否追求不合理利益、是否向政府等部門、是否在敏感時期敏感地點聚眾、是否使用暴力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對于造成嚴重損失的理解,一般是從對秩序的影響、人員傷亡與財產損失后果等因素進行分析,一般可以分為人身經濟損失、社會損失、政治損失等方面。實踐中如果存在追打執法人員、破壞公共財物,聚眾人數較多且持續時間較長等情況,可能會被認定為情節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情節嚴重與造成嚴重后果是獨立的兩個構罪因素,須同時具備。當然,在具體的認定過程中必然會存在重合。由于情節嚴重與造成嚴重后果缺乏具體的量化標準,公訴機關須對此從多方面進行充分的論述,否則不能認定為情節嚴重與造成嚴重后果。

4、抗拒執法

本罪中抗拒執法應理解為“抗拒、阻礙國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對此有兩點須注意:第一、此處的抗拒執法必須針對國家治安管理人員,非國家治安管理人員(譬如保安等)不是抗拒執法的對象。不過,此處的國家治安管理人員并不絕對要求具有國家工作人員的身份。譬如,輔警在具有正式標準的民警的帶領下也可參與執法;第二、此處的抗拒執法是抗拒依法執法。國家治安管理人員若違反國家規定進行執法的,行為人抗拒、阻礙執法的不能認定為此處的抗拒執法。

5、首要分子

本罪僅對舉證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首要分子進行處罰,非首要分子不構成本罪。一般而言,首要分子是指指組織者、煽動者和積極參與者;非首要分子是指聚眾中參與程度較低,社會危害性較小的涉案人員。由于本罪僅處罰首要分子,故一般不再區分主從犯。

司法實踐中,一般是從聚眾的訴求是否合理及造成的后果等方面對合理維權與本罪進行區分,并非所有的聚眾行為都會構成本罪。筆者認為,在相關證據無法證明行為人構成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時,應認定為合理維權,避免出于維穩的目的嚴重侵害當事人進行私力救濟的權利。當然,從刑事風險防控的角度出發,建議公民在維護自己合法權益時應當理性慎重,權利遭受侵害時應通過合法手段進行維護,避免踏入違法犯罪的陷阱。

作者: 張雨佳

文章來源:刑事律師

聲明:本網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的文章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對作者和來源進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刪除有關內容。

真人10元可提现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