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刑事實務 > 正文

律師審查言詞證據的原則、方法和15個切入點

文 | 申文波
 
言詞證據,又稱“人證”或“人的證據”。在刑事訴訟中,其對定罪量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別是在職務犯罪案件、毒品犯罪案件中,言詞證據甚至成為定案的決定性依據。因言詞證據本身具有極大的不穩定性和主觀性,證人有可能基于正義感而作出有違客觀事實的證言;部分被害人基于彌補創傷,追究他人刑事責任的心理,會夸大或虛構事實。
實務中,言詞證據本身的證據資格和證明力問題,往往會成為刑事辯護主要的切入點和突破口。筆者根據實務經驗,將言詞證據審查要點整理如下,以供參考。

第一部分  

審查的步驟及三個維度
01 言詞證據審查的步驟
首先審查言詞證據的證據能力問題,確定證據是都有資格作為定案和量刑的依據,再審查證據的證明力問題。需要注意的是,在審查言詞證據的證據資格時,應當嚴格區分非法證據和瑕疵證據。瑕疵證據屬于證據能力待定的證據,如果不能通過補正和合理解釋的方式對證據裂痕進行“縫補”,則應當作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至于需要補正到什么程度,什么才是合理解釋,下文會詳細說明。
02 言詞證據證明力審查的三個維度
在確定言詞證據符合證據資格后,應從三個維度審查證據的證明力。
橫向維度。對比同一個人在不同筆錄中對同一事物描述,是否存在前后矛盾之處,筆錄內容是否具有一致性和連貫性。例如關于被告人使用何種工具作案的情節,證人在幾份筆錄中陳述不一,相互矛盾。這種前后矛盾且與客觀證據不一致的證人證言,證明力將會大大削弱。需要注意的,審查證人證言的時候,對與定罪量刑無關的情節,不必過于糾結,以避免出現證據審查主次不分、重點不突出的問題。
縱向維度。將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與辯(注:為敘述方便,下面統稱為被告人)進行對比,找出三者對同一事件或情節的矛盾之處,以此來削弱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的證明力。
交叉驗證維度。將言詞證據與實物證據進行比對,發現兩者的矛盾之處,從有利于己方當事人的角度,削弱言詞證據或實物證據的證明力。
例如證人對被告人作案所使用工具這一細節的描述,與偵查機關查獲的作案工具在形態、種類、材質上均不一致,此時這份關于被告人實施犯罪的證人證言,真實性將被打上大大的問號。
對于審查證據時,可以采取列表對比的方法,將言詞證據之間的矛盾之處直觀的呈現出來,以影響法官對此類言詞證據的態度。
關于被告人有無使用管制刀具的筆錄
第一次筆錄 第二次筆錄 第三次筆錄 …… 備注(筆錄出處、分析意見等)
被害人王某          
被告人孫某          
證人孫某          
證人謝某          


第二部分
言詞證據審查常見的切入點
01 證人與當事人、案件處理結果有無利害關系
證人與被告人、證人與被害人存在利害關系,并不會使證人證言喪失證據資格,亦不能作為非法證據被排除。但因為這種利害關系往往使得證言的客觀性、中立性大打折扣,可能影響證言的可信性,證明力有限。
02 證人是否具有作證資格
根據刑訴法相關解釋的規定,對于明顯處于醉酒、中毒或麻醉等狀態的證人,或生理上、精神上處于缺陷狀態證人,或年幼的兒童,如果不能正常感知或正確表達,則證言不能作為定案依據。此時應重點以下幾個方面把握:
(1)案發時,證人醉酒、中毒或麻醉的程度是否影響其正常感知。一般的飲酒狀態,通常不會嚴重影響其感知能力,處于醉酒狀態也不必然導致其證言可信度降低,應當從其感知能力下降程度考慮,判斷其所處狀態下,所作證言是否具有相當性。例如,在當時醉酒的狀態下,有沒有可能將細節記憶的如此清楚。
(2)生理和精神的缺陷,是否影響其正常感知或者存在影響其感知的可能。如證人有無精神病史,在精神病未發作期間所感知的事實,證明力與常人無異。但事發時,證明精神病人沒有發病的證明責任在控方,而這一證明難度是非常大的,實務中對證人做精神鑒定不具有可行性。
(3)年幼的兒童所作的證言,與其所處階段的認知能力是否相當,筆錄中有無誘導陳述、指導陳述的情況。
03 參與訊問被告人的工作人員主體身份與人數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訊問必須由檢察院或公安機關的偵查人員進行,偵查人員不得少于二人。實踐中,存在協警等不具有辦案資格的工作人員參與訊問的情形,也存在僅有一名偵查人員訊問的情形。
對于上述情形所獲取的被告人供述,屬于瑕疵證據。如果被告人對該狀態下的筆錄內容和記錄程序有異議,辦案人員不能做出補正或合理解釋,不能彌補程序上的瑕疵,則言詞證據的真實性存疑,應當予以排除。實踐中,也有直接將其視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的案例。
04 詢問證人、被害人有無個別進行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76條的規定,詢問證人沒有分別進行,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在同時詢問多個證人的情況下,證人易受其他證人的影響,其獨立性受損,證言易被污染,真實性存疑,屬于非法證據,應當予以排除。
05 詢問聾、啞人,有無提供專業溝通人員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76條,詢問聾、啞人,應當提供通曉聾、啞手勢的人員而未提供的,不具有證據能力,屬非法證據,應當予以排除,不得作為定案的根據。
06 詢問不通曉當地通用語言、文字的證人,有無提供翻譯人員
對于辦理多種語言、文字通用的地區的案件,應當著重審查筆錄中有無關于翻譯人員的記錄。根據刑訴法解釋的規定,詢問不通曉當地通用語言、文字的證人,應當提供翻譯人員而未提供的,該份證人證言不得作為證據使用,應當予以排除。
07 詢問未成年證人,有無成年人在場
關于是否采納該類證據作為定罪量刑的依據,實踐中的做法不一 。法律并沒有明確此種情況下取得的證據屬于非法證據。實踐中,部分法院以保障未成年在接受詢問時,享有成年的法定代理人在場的權利為由,將該類證據予以排除。
同時,考慮到未成年的認知、判斷、表達能力有限。如果詢問未成年證人,其法定代理人或其他合適成年人沒有在場,很容易被誘導陳述,證言真實性大打折扣。
08 訊問未成年被告人,有無成年人在場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81條的規定,對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訊問和審判的時候,應當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場。無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場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親屬,所在學校、單位、居住地基層組織或者未成年人保護組織的代表到場,并將有關情況記錄在案。到場的法定代理人可以代為行使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訴訟權利。
根據刑事審判參考的觀點,在無適格成年人在場的情況下,獲取的此類證據屬于瑕疵證據,證據資格待定。如果辦案人員不能做出補正或合理解釋,應視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不得作為定案依據。
09 被告人、證人、被害人有無核對筆錄
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解釋的規定,被詢問人、被訊問人沒有核對、簽字捺印的筆錄不得作為定案的依據。同時,需要注意的是,筆錄中簽字捺印兩者有其一即可。對于拒絕簽字、捺印、蓋章的,辦案人員在筆錄材料中注明情況,在相關見證人見證下,或有錄音錄像證明的,不影響筆錄材料的效力。
10 有無告知被告人、證人、被害人程序性權利
根據刑事訴訟法及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首次訊問被告人沒有告知其相關權利和法律規定的,詢問證人、被害人沒有告知如實提供證言和有意作偽證、隱匿罪證要負法律責任的,所取得的言詞證據,屬于瑕疵證據。如果辦案人員不能補正或作出合理解釋,應作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11 取證過程中,是否存在引誘、欺騙的情況
《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將采取刑訊逼供和暴力、威脅等手段獲取的言詞證據,規定為非法證據。但是,對于通過引誘、欺騙的方式獲取的言詞證據,是否屬于非法證據,則語焉不詳。刑訴法規定,辦案機關嚴禁以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方法收集證據。
實踐中,對于通過引誘、欺騙的證據,并非采取一律排除的態度。一般來說主要從取證手段的嚴重程度、對言詞證據真實性的影響程度以及取證手段的必要性三個角度,分析言詞證據的合法性與證明力。
對于“坦白交代”“交代了,盡量給你從輕處理”等類似的承諾,雖帶有引誘成分,但內容符合法律規定,一般不會被排除。但是,對于“交代了就撤案”“交代了就不追究了”“交代了就放人”的引誘、欺騙,嚴重影響了被告人供述的自愿性。部分被告人自以為事情不嚴重,基于“快點出去”的想法,大包大攬,嚴重影響證據的真實性,極有可能被視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12 對被告人取證過程中,是否采取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
根據刑訴法的規定,采取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應當予以排除。根據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刑訊逼供等方法”,主要包括通過暴力毆打等直接肉刑的方法和通過凍、餓、曬、烤、疲勞審訊等摧殘他人肉體和精神的變相肉刑。
關于疲勞審訊,實踐中主要從三個方面進行認定:
時間方面。訊問不得影響被訊問人的正常休息以及就餐、疾病治療,應當保障被訊問人每天不少于連續不斷的8小時睡眠。審訊時間較短,無法保證8個小時的睡眠,屬于疲勞審訊。
有無審批為標準方面。在看守所夜間提訊而未履行審批手續的,予以排除。關于夜間的認定,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治噪音污染法》的規定,指晚上10時至凌晨6時。
審訊強度方面。部分法院認為,認定非法證據的主要標準是取證方法,即非法取證方法達到與刑訊逼供相當的程度,取得的證據就屬于非法證據。如被告人案發前長期上夜班,晚上審訊并不會導致訊問強度增大,不被認定為疲勞審訊。 
13 訊問被告人有無在看守所外進行
根據刑訴法第118條的規定,被告人被送到看守所羈押后,訊問應當在看守所內進行。對于在看守所外訊問筆錄是否屬于非法證據,《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對此作出回應。根據上述規定,在看守所外訊問獲取的言詞證據,屬于瑕疵證據,經補正或合理解釋后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對于被告人提出遭受刑訊逼供或對筆錄真實性提出異議的,辦案機關未能提出同步錄音錄像等證據證明取證行為合法性的言詞證據,真實性存疑,應當作為非法證據排除。
14 是否存在重復性供述的問題
重復性供述,指的是在被告人遭受刑訊逼供等非法方法訊問后,后續訊問所取得的供述。對于犯罪嫌疑人在遭受刑訊逼供后,后面的未采取刑訊逼供方式獲得的訊問筆錄是否應當一并排除,實務中存在爭議。部分法院僅對遭受刑訊逼供所取得的筆錄予以排除,對于后續的筆錄予以采納。有些法院認為,先前非法訊問會直接導致后續筆錄的真實性存疑,應當一并予以排除。
最高人民法院的觀點是,以排除為原則,不排除為例外。例外的情形主要包括兩種:1. 偵查人員更換。偵查期間排除非法證據后,其他偵查人員再次訊問時告知程序性權利的,犯罪嫌疑人自愿供述的,之后收集的供述可以作為證據使用;2.訴訟階段變更的例外。隨著訴訟程序的推進,由檢察人員、審判人員在后續的訴訟階段進行訊問,一般可以中斷偵查階段非法取證方法的影響。鑒于此,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和審判期間,檢察人員、審判人員訊問時告知訴訟權利和認罪的法律后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供述的,有關供述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15 取證過程是否存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
《嚴格排除非法證據規定》第4條規定:采用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應當予以排除。此時需要注意,非法限制他人多長時間屬于使用非法拘禁等方法的情形,并沒有非常具體的規定,需要具體結合案件情況進行分析。比如拘傳或傳喚超過法定時長的,無法證明訊問手段合法性的,可以視為非法證據予以排除。
言詞證據的審查,會遇到很多問題。例如,同一偵查人員在同一時間詢問同一證據的情況如何處理?同步錄音錄像顯示的內容與筆錄不一致如何處理?如何判斷刑訊逼供行為實際發生?等等。由于篇幅有限,不再贅述。在以后的文章中,會對上述問題進行探討、分析。成文倉促,不足之處還望海涵。
文章來源:刑事律師

聲明:本網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的文章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對作者和來源進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刪除有關內容。

真人10元可提现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