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法治動態 > 正文

建立以審判為中心的新型律檢關系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為何要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這項改革對構建新型律檢關系將產生怎樣的影響,筆者就此談些看法。

建立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的意義和要求

以審判為中心強調法庭不能簡單地接受偵查機關、檢察機關移送來的證據材料及其作出的結論,而應當通過公開、透明、公正的程序對審前階段所收集的證據、初步認定的犯罪事實進行全面審查和判斷。這就要求與定罪量刑相關的有爭議的各類證據,無論是言詞證據還是實物證據,都要在庭審中充分展現,保證訴訟雙方在法庭上充分舉證、質證、互相辯駁、發表意見,法官才有可能根據庭審查明的證據、事實作出判決。正如《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所說:“保證庭審在查明事實、認定證據、保護訴權、公正裁判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建立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不僅要求庭審實質化,而且對偵查、審查起訴制度如何適應以審判為中心會產生重大影響———它要求偵查服務于公訴,起訴標準要向審判標準看齊。這涉及對包括偵查、審查起訴、庭審在內的一系列制度改革,辦案機關和辦案人員的辦案理念、辦案方式的改變,對律師執業也會產生重大影響。

一是要求所有辦案機關和辦案人員從辦案之初就牢固樹立辦案必須經得起庭審檢驗、法律檢驗的理念和責任意識。

二是偵查機關、檢察機關在各自的訴訟階段,都要圍繞庭審開展工作。偵查階段辦案人員應圍繞客觀全面收集證據開展工作,檢察機關應加強對偵查取證的引導和監督,加強對搜查、查封、扣押、凍結等偵查措施的監督,應強化審查起訴環節對案件的過濾作用,防止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案件或者違反法定程序的案件“帶病”進入審判程序,造成起點錯、跟著錯、錯到底的現象發生。

三是突出庭審在審判中的決定性作用,庭審要實質化,審判不能再走過場。真正做到案件證據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實查明在法庭、訴辯意見發表在法庭、裁判意見形成在法庭。要嚴格執行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和堅持疑罪從無。

四是對律師的執業權利應當給予充分保障,充分發揮律師在維護司法公平正義方面的重要作用。

正確認識檢察官的客觀公正義務和律師的作用是建立和諧正常律檢關系的前提

在法治國家中,控辯地位平等、平等對抗、法官居中裁判的等腰三角形構造是刑事訴訟程序的典型形態———使得審判在刑事司法中處于確認控辯爭議事實并作出案件裁決的中心地位。

刑事訴訟的基本程序是偵查、起訴和審判,而刑事辯護是貫穿整個訴訟過程始終的一個要素,如果缺少刑事辯護,三角形訴訟構造就不存在,刑事訴訟就不成其為真正的訴訟,就失去其公正性。

律師作用越充分發揮,冤假錯案發生的幾率就越少,越有利于樹立司法公正的良好形象———這就是刑事辯護在維護司法公正方面的作用。

檢察機關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職責是“保證國家法律的統一正確實施”。公訴僅是檢察機關諸多職能中的一項職能,檢察官是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的代表,擔負著維護國家法治的統一,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使命。檢察官既依法追訴犯罪,又依法維護被追訴人的合法權益,包括對侵犯被告人辯護權的違法行為負有監督職責,以實現司法公正。

尊重與保障人權,是設立刑事辯護制度特別是律師刑事辯護制度重要的理論根據,也是檢察機關與律師共同的責任。

在“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背景下如何建立和諧的律檢關系

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提出司法人員和律師之間構筑新型的良性互動關系的24字方針:“彼此尊重、平等相待,互相支持、互相監督,正當交往、良性互動。”并且指出,建立新型關系,主動權在政法機關。

從職業追求目標來看,檢察官和律師都是法律職業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在訴訟職能上對抗,但具有共同的職業追求目標。檢察官與律師同為法治工作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職責任務、角色定位等不盡相同,在訴訟中的主張甚至針鋒相對,但都肩負一個共同的職責,都是為了維護司法公正,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從偵查階段來看,辯護律師是檢察機關對偵查活動加強法律監督、防止非法取證的好幫手。立案偵查是整個刑事訴訟活動的起點,偵查階段是最容易和最集中發生刑訊逼供、非法取證的辦案階段。刑訊逼供、隨意采取強制措施、隨意查封扣押凍結———這些違反法律規定的行為影響了執法司法公信力,也影響到證據的合法性。一旦檢察監督不及時、不到位,絕大多數的案件瑕疵和缺陷就要延續到審查起訴乃至審判階段,從而給起訴和審判埋下質量缺陷和程序瑕疵。推行以審判為中心,一旦法庭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公訴人就會陷入被動。

檢察機關目前苦于對偵查活動無從介入,而律師可以成為檢察機關加強對偵查活動監督的信息渠道,有助于加強檢察機關對偵查活動的監督。

從審查起訴階段來看,律師是檢察機關提高公訴案件質量的質檢員。目前在審查起訴階段的主要問題是,部分案件“帶病”進入審判程序,部分證據“帶病”出現在法庭上,既增加了審判階段控辯雙方對抗的難度,也帶來公訴案件失敗的風險。

檢察官與律師“形式上對立、目標上一致”的特點,決定了律師最了解檢察工作特別是公訴工作的薄弱環節。對律師提出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減刑、免除處罰的意見,檢察機關應認真審查,依法采納;必要時還可以召開有偵查人員、辯護律師、鑒定人員參加的聽證會。此種聽證程序不僅大大提高審查起訴的透明性,使利益相關人真正地參與到決定程序當中,進而實現對其知情權、陳述權、辯護權等權利的保障,也使檢察機關對于案件在庭審中可能出現的爭議點心中有數,便于提前做好應對準備。

從審判階段來看,律師是檢察機關提高出庭應變能力的促進者。要真正發揮庭審的實質作用,檢察機關必須加強公訴人員出庭能力建設,著力提高發表公訴意見和辯論意見能力,提高出庭應變能力,提高運用現代科技手段出庭能力,加強對公訴主張的說理,加強對證據合法性的證明。在這方面,檢察機關需要一支高素質、充滿生機和活力的律師刑事辯護隊伍。辯護人越強,素質和能力、水平越高,對檢察工作和檢察隊伍的激勵和促進就越大。

在庭審中,控辯雙方緊緊圍繞與定罪量刑有關的事實、證據和法律進行質證和辯論,對于提高公訴人員當庭詢問訊問、示證質證、發表公訴意見和進行法庭辯論,提高出庭應訴能力,有很大的促進作用。這樣相互促進的結果,有利于搞清案件事實,有利于正確適用法律,也有利于防止冤假錯案發生,最終也有利于促進司法公正和提高司法公信力。

律師也要不斷提高執業能力和水平。一是依法辯護———“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是律師法規定的律師執業的基本原則。以法律為準繩,就要把法律作為認定案件性質和犯罪有無、輕重的標準,選擇正確的辯護突破口。注意防止對案件事實憑空假設,無端懷疑;防止以當事人的立場為立場,以當事人的意見為依據;防止離開事實、法律,開口就是無罪辯護。二是有效辯護———要認真看案卷、看證據、研究法律,提出有根有據的辯護意見,這樣才會贏得法官、檢察官對律師業務能力的肯定和尊重。不能把功夫下在拉關系、托人情上。三是理性、平和辯護———律師在法庭上要尊重法官、檢察官,遵守法庭秩序,不搞人身攻擊。檢察官和律師是法庭上的對手,雙方應該信奉一條共同的職業道德:尊重對手,理性、平和發表意見,用語規范,表達準確,重在擺事實、講道理。切忌斷章取義、夸大其詞、諷刺挖苦、冷嘲熱諷、謾罵攻擊,避免把對抗變為對立,交鋒變為交惡。雙方既要比拼專業水平、專業技巧和專業能力,也要比拼良好的人文修養、道德素質和職業倫理水平。

檢察官和律師都要恪守職業道德和職業紀律。檢察官和律師都要正確處理相互間的關系,正確處理與案件當事人的關系,規范相互交往行為,嚴格遵守法律法規和職業紀律,共守法律道德底線,勤勉敬業、廉潔自律、誠實守信、秉持正義,以良好的職業形象贏得社會尊重。

(作者黃太云為中央政法委政法研究所所長)
文章來源:檢察日報

聲明:本網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的文章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對作者和來源進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刪除有關內容。

真人10元可提现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