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法律常識 > 正文

不成立犯罪中止的中止行為只影響量刑

【審判規則】  
教唆犯與他人發生矛盾后,向實行犯提議報復陷害,實行犯產生犯罪故意并實施了犯罪行為。雖該教唆犯在實行犯實施犯罪行為之前及犯罪過程中,主觀上存在中止意思,客觀上具有中止行為,但未能有效防止犯罪結果的發生,仍成立犯罪既遂。但在量刑時可酌情從輕處罰。
【審判規則評析】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四條之規定,在犯罪過程中,自動放棄犯罪或者自動有效地防止犯罪結果發生的,成立犯罪中止。本案中,郭藝彬因瑣事與王光藝等人發生矛盾,遂向鄭藝賢提議報復傷害,遂鄭藝賢糾集陳富裕攜帶砍刀前往報復。雖郭藝彬在鄭藝賢與陳富裕持刀欲傷害王光藝等人前,曾阻止二人,具有放棄繼續傷害的中止意思,但郭藝彬之前的教唆行為已經使鄭藝賢與陳富裕產生傷害王光藝等人的犯罪故意,且鄭藝賢與陳富裕在此犯意下實施了傷害陳X的行為,并導致陳X死亡的嚴重后果。因此,郭藝彬并未有效阻止犯罪結果的發生,不成立犯罪中止。根據共同犯罪原理,鄭藝賢、陳富裕及郭藝彬系共同犯罪,仍應依法判處故意傷害罪。

郭藝彬雖未成立犯罪中止而未能阻止構成故意傷害罪,但其具有中止意思及行為,故在量刑時可酌情從輕處罰。而鄭藝賢糾集陳富裕持刀故意傷害未成年的殘疾人,向其猛烈砍擊數刀屬手段特別殘忍,情節惡劣,致陳X死亡屬后果極其嚴重,均應認定為主犯,但考慮二人因受教唆產生犯意,認罪態度好,且已賠償陳亞祥、陳美英經濟損失并取得諒解,對其判處死刑但可不立即執行。

二審,本院經審理認為:原判認定三被告人參與故意傷害被害人陳XX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鄭藝賢在犯罪中不顧郭藝彬的阻止,且侵害的對象是無辜的未成年殘疾人,手段殘忍,情節惡劣,后果嚴重,罪行極其嚴重,論罪應當判處死刑,本應予以嚴懲,鑒于其系在郭藝彬的唆使下產生傷害犯罪故意,歸案后認罪態度較好,且家屬在二審審理期間對附帶民事訴訟被上訴人積極賠償22萬元并取得諒解,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上訴人鄭藝賢及其辯護人請求對鄭藝賢從輕處罰的訴辯意見予以采納,其余訴辯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原判對上訴人郭藝彬和原審被告人陳富裕量刑適當。上訴人郭藝彬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納。
文章來源:刑事律師

聲明:本網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的文章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對作者和來源進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刪除有關內容。

真人10元可提现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