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刑事案例 > 正文

最高檢:發布指導案例明確正當防衛界限標準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第十九批指導性案例(第十九批指導案例),至今最高人民法院共發布了19批101件指導性案例,刑事案件共15件。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也發布了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至今最高人民檢察院共發布了12批共48件案例。
今天,我們把最高法、最高檢至今發布的所有指導性案例及要旨都整理出來供大家收藏學習!

最高檢推文:于海明正當防衛案(檢例第47號)明確正當防衛界限標準(鏈接:最高檢發布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 明確正當防衛界限標準)。我們來學習一下該指導案例。上次昆山開寶馬車男于海明拿刀砍路人反被路人奪刀后砍殺致死案引起社會關注,該案最后以公安機關無罪撤案告終。至此,也引起了法律界對正當防衛有關問題的大討論(觀點鏈接:在生活與法律中適用正當防衛),雖然有個案的無罪公告以及相關學者等觀點梳理,但未形成權威可參照執行的指導意見,這次最高檢將于海明正當防衛案作為指導案例進行公布,一定程度上明確了正當防衛的界限標準。一、明確了刑法關于特殊防衛規定中“行兇”的概念,必須是暴力行為,有些暴力行為的主觀故意尚未通過客觀行為明確表現出來,或者行為人本身就是持概括故意予以實施,這類行為的故意內容雖不確定,但已表現出多種故意的可能,其中只要有現實可能造成他人重傷或死亡的,均應當認定為“行兇”。二、對“不法侵害正在進行”作了進一步解釋,即不能要求不法侵害行為已經加諸被害人身上,只要不法侵害的現實危險已經迫在眼前,或者已達既遂狀態但侵害行為沒有實施終了的,就應當認定為正在進行。三、為防止機械擴大適用,作了限制規定。即:對于因民間矛盾引發、不法與合法對立不明顯以及夾雜泄憤報復成分的案件,在認定特殊防衛時應當十分慎重。

于海明正當防衛案
(檢例第47號)
指導意義
 
于海明案事件始末:"砍人反被殺事件”

指導意義:

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司法實踐通常稱這種正當防衛為“特殊防衛”。

刑法作出特殊防衛的規定,目的在于進一步體現“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秩序理念,同時肯定防衛人以對等或超過的強度予以反擊,即使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也不必顧慮可能成立防衛過當因而構成犯罪的問題。司法實踐中,如果面對不法侵害人“行兇”性質的侵害行為,仍對防衛人限制過苛,不僅有違立法本意,也難以取得制止犯罪,保護公民人身權利不受侵害的效果。

適用本款規定,“行兇”是認定的難點,對此應當把握以下兩點:一是必須是暴力犯罪,對于非暴力犯罪或一般暴力行為,不能認定為行兇;二是必須嚴重危及人身安全,即對人的生命、健康構成嚴重危險。在具體案件中,有些暴力行為的主觀故意尚未通過客觀行為明確表現出來,或者行為人本身就是持概括故意予以實施,這類行為的故意內容雖不確定,但已表現出多種故意的可能,其中只要有現實可能造成他人重傷或死亡的,均應當認定為“行兇”。

正當防衛以不法侵害正在進行為前提。所謂正在進行,是指不法侵害已經開始但尚未結束。不法侵害行為多種多樣、性質各異,判斷是否正在進行,應就具體行為和現場情境作具體分析。判斷標準不能機械地對刑法上的著手與既遂作出理解、判斷,因為著手與既遂側重的是侵害人可罰性的行為階段問題,而侵害行為正在進行,側重的是防衛人的利益保護問題。所以,不能要求不法侵害行為已經加諸被害人身上,只要不法侵害的現實危險已經迫在眼前,或者已達既遂狀態但侵害行為沒有實施終了的,就應當認定為正在進行。

需要強調的是,特殊防衛不存在防衛過當的問題,因此不能作寬泛的認定。對于因民間矛盾引發、不法與合法對立不明顯以及夾雜泄憤報復成分的案件,在認定特殊防衛時應當十分慎重。

最高法、最高檢至今公布的刑事類指導案例匯總

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第十九批指導性案例(王力軍非法經營再審改判無罪案),至今最高人民法院共發布了19批101件指導性案例,刑事案件共15件。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也發布了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至今最高人民檢察院共發布了12批共48件案例。今天,我們把最高法、最高檢至今發布的所有指導性案例及要旨都整理出來供大家收藏學習!

一、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性案例:截至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共發布19批101件指導性案例,現將刑事部分共15件匯編如下:

1、【指導案例3號】潘玉梅、陳寧受賄案

【裁判要點】1.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并與請托人以“合辦”公司的名義獲取“利潤”,沒有實際出資和參與經營管理的,以受賄論處。2.國家工作人員明知他人有請托事項而收受其財物,視為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是否已實際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謀取到利益,不影響受賄的認定。3.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以明顯低于市場的價格向請托人購買房屋等物品的,以受賄論處,受賄數額按照交易時當地市場價格與實際支付價格的差額計算。4.國家工作人員收受財物后,因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事被查處,為掩飾犯罪而退還的,不影響認定受賄罪。
 
2、【指導案例4號】王志才故意殺人案

【裁判要點】因戀愛、婚姻矛盾激化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件,被告人犯罪手段殘忍,論罪應當判處死刑,但被告人具有坦白悔罪、積極賠償等從輕處罰情節,同時被害人親屬要求嚴懲的,人民法院根據案件性質、犯罪情節、危害后果和被告人的主觀惡性及人身危險性,可以依法判處被告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決定限制減刑,以有效化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和諧。
 
3、【指導案例11號】楊延虎等貪污案

【裁判要點】1.貪污罪中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是指利用職務上主管、管理、經手公共財物的權力及方便條件,既包括利用本人職務上主管、管理公共財物的職務便利,也包括利用職務上有隸屬關系的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2.土地使用權具有財產性利益,屬于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中的“公共財物”,可以成為貪污的對象。
 
4、【指導案例12號】李飛故意殺人案

【裁判要點】對于因民間矛盾引發的故意殺人案件,被告人犯罪手段殘忍,且系累犯,論罪應當判處死刑,但被告人親屬主動協助公安機關將其抓捕歸案,并積極賠償的,人民法院根據案件具體情節,從盡量化解社會矛盾角度考慮,可以依法判處被告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決定限制減刑。
 
5、【指導案例13號】王召成等非法買賣、儲存危險物質案

【裁判要點】1.國家嚴格監督管理的氰化鈉等劇毒化學品,易致人中毒或者死亡,對人體、環境具有極大的毒害性和危險性,屬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的“毒害性”物質。2. “非法買賣”毒害性物質,是指違反法律和國家主管部門規定,未經有關主管部門批準許可,擅自購買或者出售毒害性物質的行為,并不需要兼有買進和賣出的行為。
 
6、【指導案例14號】董某某、宋某某搶劫案

【裁判要點】對判處管制或者宣告緩刑的未成年被告人,可以根據其犯罪的具體情況以及禁止事項與所犯罪行的關聯程度,對其適用“禁止令”。對于未成年人因上網誘發犯罪的,可以禁止其在一定期限內進入網吧等特定場所。
 
7、【指導案例27號】臧進泉等盜竊、詐騙案

【裁判要點】行為人利用信息網絡,誘騙他人點擊虛假鏈接而實際通過預先植入的計算機程序竊取財物構成犯罪的,以盜竊罪定罪處罰;虛構可供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務,欺騙他人點擊付款鏈接而騙取財物構成犯罪的,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8、【指導案例28號】胡克金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

【裁判要點】1.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單位或者個人(包工頭),違法用工且拒不支付勞動者報酬,數額較大,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的,應當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追究刑事責任。2.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單位或者個人(包工頭)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即使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在刑事立案前為其墊付了勞動報酬的,也不影響追究該用工單位或者個人(包工頭)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的刑事責任。
 
9、【指導案例32號】張某某、金某危險駕駛案

【裁判要點】1.機動車駕駛人員出于競技、追求刺激、斗氣或者其他動機,在道路上曲折穿行、快速追趕行駛的,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之一規定的“追逐競駛”。2.追逐競駛雖未造成人員傷亡或財產損失,但綜合考慮超過限速、闖紅燈、強行超車、抗拒交通執法等嚴重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為,足以威脅他人生命、財產安全的,屬于危險駕駛罪中“情節惡劣”的情形。
 
10、【指導案例42號】朱紅蔚申請無罪逮捕賠償案

【裁判要點】1.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行使職權時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嚴重影響受害人正常的工作、生活,導致其精神極度痛苦,屬于造成精神損害嚴重后果。2.賠償義務機關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的數額,應當根據侵權行為的手段、場合、方式等具體情節,侵權行為造成的影響、后果,以及當地平均生活水平等綜合因素確定。
 
11、【指導案例44號】卜新光申請刑事違法追繳賠償案

【裁判要點】公安機關根據人民法院生效刑事判決將判令追繳的贓物發還被害單位,并未侵犯賠償請求人的合法權益,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十八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不應承擔國家賠償責任。
 
12、【指導案例70號】北京陽光一佰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習文有等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裁判要點】行為人在食品生產經營中添加的雖然不是國務院有關部門公布的《食品中可能違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質名單》和《保健食品中可能非法添加的物質名單》中的物質,但如果該物質與上述名單中所列物質具有同等屬性,并且根據檢驗報告和專家意見等相關材料能夠確定該物質對人體具有同等危害的,應當認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的“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13、【指導案例71號】毛建文拒不執行判決、裁定案

【裁判要點】有能力執行而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的時間從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時起算。具有執行內容的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后,負有執行義務的人有隱藏、轉移、故意毀損財產等拒不執行行為,致使判決、裁定無法執行,情節嚴重的,應當以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定罪處罰。

14、【指導案例93號】于歡故意傷害案

【裁判要點】1.對正在進行的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規定的“不法侵害”,可以進行正當防衛。

2.對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并伴有侮辱、輕微毆打的行為,不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3.判斷防衛是否過當,應當綜合考慮不法侵害的性質、手段、強度、危害程度,以及防衛行為的性質、時機、手段、強度、所處環境和損害后果等情節。對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并伴有侮辱、輕微毆打,且并不十分緊迫的不法侵害,進行防衛致人死亡重傷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的“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

4.防衛過當案件,如系因被害人實施嚴重貶損他人人格尊嚴或者褻瀆人倫的不法侵害引發的,量刑時對此應予充分考慮,以確保司法裁判既經得起法律檢驗,也符合社會公平正義觀念。

15、【指導案例97號】王力軍非法經營再審改判無罪案

【裁判要點】

1.對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規定的“其他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非法經營行為”的適用,應當根據相關行為是否具有與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前三項規定的非法經營行為相當的社會危害性、刑事違法性和刑事處罰必要性進行判斷。

2.判斷違反行政管理有關規定的經營行為是否構成非法經營罪,應當考慮該經營行為是否屬于嚴重擾亂市場秩序。對于雖然違反行政管理有關規定,但尚未嚴重擾亂市場秩序的經營行為,不應當認定為非法經營罪。

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性案例第1-12批刑事部分匯總(全)

截至2018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共發布12批48個指導性案例,現匯編如下:

 
1、【檢例第1號】施某等17人聚眾斗毆案 

【要 旨】檢察機關辦理群體性事件引發的犯罪案件,要從促進社會矛盾化解的角度,深入了解案件背后的各種復雜因素,依法慎重處理,積極參與調處矛盾糾紛,以促進社會和諧,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2、【檢例第2號】忻某綁架案 

【要 旨】對于死刑案件的抗訴,要正確把握適用死刑的條件,嚴格證明標準,依法履行刑事審判法律監督職責。

3、【檢例第3號】林某徇私舞弊暫予監外執行案 

【要 旨】司法工作人員收受賄賂,對不符合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條件的罪犯,予以減刑、假釋或者暫予監外執行的,應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4、【檢例第4號】崔建國環境監管失職案 

【要 旨】實踐中,一些國有公司、企業和事業單位經合法授權從事具體的管理市場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工作,擁有一定管理公共事務和社會事務的職權,這些實際行使國家行政管理職權的公司、企業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符合瀆職罪主體要求;對其實施瀆職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依照刑法關于瀆職罪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5、【檢例第5號】陳根明、林福娟、李德權濫用職權案 

【要 旨】隨著我國城鎮建設和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逐步深入推進,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等基層組織協助人民政府管理社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實踐中,對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等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行政管理工作時,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構成犯罪的,應當依照刑法關于瀆職罪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6、【檢例第6號】羅建華、羅鏡添、朱炳燦、羅錦游濫用職權案 

【要 旨】根據刑法規定,濫用職權罪是指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實踐中,對濫用職權“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應當依法認定為“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7、【檢例第7號】胡寶剛、鄭伶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案 

【要 旨】訴訟監督,是人民檢察院依法履行法律監督的重要內容。實踐中,檢察機關和辦案人員應當堅持辦案與監督并重,建立健全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有效銜接的工作機制,善于在辦案中發現各種職務犯罪線索;對于行政執法人員徇私舞弊,不移送有關刑事案件構成犯罪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8、【檢例第8號】楊周武玩忽職守、徇私枉法、受賄案 

【要 旨】本案要旨有兩點:一是瀆職犯罪因果關系的認定。如果負有監管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沒有認真履行其監管職責,從而未能有效防止危害結果發生,那么,這些對危害結果具有“原因力”的瀆職行為,應認定與危害結果之間具有刑法意義上的因果關系。二是瀆職犯罪同時受賄的處罰原則。對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瀆職犯罪并收受賄賂,同時構成受賄罪的,除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有特別規定的外,以瀆職犯罪和受賄罪數罪并罰。
 
9、【檢例第9號】李澤強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案 

【要 旨】1.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是選擇性罪名。編造恐怖信息以后向特定對象散布,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構成編造虛假恐怖信息罪。編造恐怖信息以后向不特定對象散布,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構成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2.對于實施數個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行為的,不實行數罪并罰,但應當將其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10、【檢例第10號】衛學臣編造虛假恐怖信息案 

【要 旨】關于編造虛假恐怖信息造成“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認定,應當結合行為對正常的工作、生產、生活、經營、教學、科研等秩序的影響程度、對公眾造成的恐慌程度以及處置情況等因素進行綜合分析判斷。對于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威脅民航安全,引起公眾恐慌,或者致使航班無法正常起降的,應當認定為“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11、【檢例第11號】袁才彥編造虛假恐怖信息案 

【要 旨】1.對于編造虛假恐怖信息造成有關部門實施人員疏散,引起公眾極度恐慌的,或者致使相關單位無法正常營業,造成重大經濟損失的,應當認定為“造成嚴重后果”。2.以編造虛假恐怖信息的方式,實施敲詐勒索等其他犯罪的,應當根據案件事實和證據情況,擇一重罪處斷。
 
12、【檢例第12號】柳立國等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生產、銷售偽劣產品案 

【要 旨】明知對方是食用油經銷者,仍將用餐廚廢棄油(俗稱“地溝油”)加工而成的劣質油脂銷售給對方,導致劣質油脂流入食用油市場供人食用的,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明知油脂經銷者向飼料生產企業和藥品生產企業等單位銷售豆油等食用油,仍將用餐廚廢棄油加工而成的劣質油脂銷售給對方,導致劣質油脂流向飼料生產企業和藥品生產企業等單位的,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
 
13、【檢例第13號】徐孝倫等人生產、銷售有害食品案
 
【要 旨】在食品加工過程中,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加工食品并出售的,應當認定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明知是他人使用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加工出的食品仍然購買并出售的,應當認定為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14、【檢例第14號】孫建亮等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要 旨】明知鹽酸克倫特羅(俗稱“瘦肉精”)是國家禁止在飼料和動物飲用水中使用的藥品,而用以養殖供人食用的動物并出售的,應當認定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明知鹽酸克倫特羅是國家禁止在飼料和動物飲用水中使用的藥品,而買賣和代買鹽酸克倫特羅片,供他人用以養殖供人食用的動物的,應當認定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共犯。
 
15、【檢例第15號】胡林貴等人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行賄,駱梅、劉康素銷售偽劣產品,朱偉全、曾偉中生產、銷售偽劣產品,黎達文等人受賄、食品監管瀆職案 

【要 旨】1.實施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為逃避查處向負有食品安全監管職責的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的,應當以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和行賄罪實行數罪并罰。2.負有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向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分子通風報信,幫助逃避處罰的,應當認定為食品監管瀆職罪;在瀆職過程中受賄的,應當以食品監管瀆職罪和受賄罪實行數罪并罰。
 
16、【檢例第16號】賽躍、韓成武受賄、食品監管瀆職案 

【要 旨】負有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玩忽職守,導致發生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應當認定為食品監管瀆職罪。在瀆職過程中受賄的,應當以食品監管瀆職罪和受賄罪實行數罪并罰。
 
17、【檢例第17號】陳鄧昌搶劫、盜竊,付志強盜竊案 

【要 旨】1.對于入戶盜竊,因被發現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行為,應當認定為“入戶搶劫”。2.在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發現被告人有遺漏的罪行可以一并起訴和審理的,可以補充起訴。3.人民檢察院認為同級人民法院第一審判決重罪輕判,適用刑罰明顯不當的,應當提出抗訴。
 
18、【檢例第18號】郭明先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故意殺人、故意傷害案 

【要 旨】死刑依法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對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綁架、爆炸等涉黑、涉恐、涉暴刑事案件中罪行極其嚴重,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嚴重危害公民生命權,或者嚴重危害社會秩序的被告人,依法應當判處死刑,人民法院未判處死刑的,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法提出抗。
 
19、【檢例第19號】張某、沈某某等七人搶劫案 

【要 旨】1.辦理未成年人與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一般應當將未成年人與成年人分案起訴,但對于未成年人系犯罪集團的組織者或者其他共同犯罪中的主犯,或者具有其他不宜分案起訴情形的,可以不分案起訴。2.辦理未成年人與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應當根據未成年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綜合考量未成年人實施犯罪行為的動機和目的、犯罪時的年齡、是否屬于初犯、偶犯、犯罪后的悔罪表現、個人成長經歷和一貫表現等因素,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3.未成年人犯罪不構成累犯。
 
20、【檢例20號】馬世龍(搶劫)核準追訴案 

【要 旨】故意殺人、搶劫、強奸、綁架、爆炸等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經過二十年追訴期限,仍然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被害方、案發地群眾、基層組織等強烈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責任,不追訴可能影響社會穩定或者產生其他嚴重后果的,對犯罪嫌疑人應當追訴。
 
21、【檢例第21號】丁國山等(故意傷害)核準追訴案 

【要 旨】涉嫌犯罪情節惡劣、后果嚴重,并且犯罪后積極逃避偵查,經過二十年追訴期限,犯罪嫌疑人沒有明顯悔罪表現,也未通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獲得被害方諒解,犯罪造成的社會影響沒有消失,不追訴可能影響社會穩定或者產生其他嚴重后果的,對犯罪嫌疑人應當追訴。
 
22、【檢例第22號】楊菊云(故意殺人)不核準追訴案

【要旨】1.因婚姻家庭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犯罪,經過二十年追訴期限,犯罪嫌疑人沒有再犯罪危險性,被害人及其家屬對犯罪嫌疑人表示諒解,不追訴有利于化解社會矛盾、恢復正常社會秩序,同時不會影響社會穩定或者產生其他嚴重后果的,對犯罪嫌疑人可以不再追訴。 2.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追訴的案件,偵查機關在核準之前可以依法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偵查機關報請核準追訴并提請逮捕犯罪嫌疑人,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必須追訴而且符合法定逮捕條件的,可以依法批準逮捕。
 
23、【檢例第23號】蔡金星、陳國輝等(搶劫)不核準追訴案 

【要 旨】1.涉嫌犯罪已過二十年追訴期限,犯罪嫌疑人沒有再犯罪危險性,并且通過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方式積極消除犯罪影響,被害方對犯罪嫌疑人表示諒解,犯罪破壞的社會秩序明顯恢復,不追訴不會影響社會穩定或者產生其他嚴重后果的,對犯罪嫌疑人可以不再追訴。 2.1997年9月30日以前實施的共同犯罪,已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限制。司法機關在追訴期限內未發現或者未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應當受追訴期限限制;涉嫌犯罪應當適用的法定量刑幅度的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犯罪行為發生二十年以后認為必須追訴的,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
 
24、【檢例第24號】馬樂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案 

【要 旨】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為援引法定刑的情形,應當是對第一款法定刑的全部援引。其中,“情節嚴重”是入罪標準,在處罰上應當依照本條第一款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的全部法定刑處罰,即區分不同情形分別依照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和“情節特別嚴重”兩個量刑檔次處罰。
 
25、【檢例第25號】于英生申訴案 

【要 旨】堅守防止冤假錯案底線,是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方面。檢察機關既要依法監督糾正確有錯誤的生效刑事裁判,又要注意在審查逮捕、審查起訴等環節有效發揮監督制約作用,努力從源頭上防止冤假錯案發生。在監督糾正冤錯案件方面,要嚴格把握糾錯標準,對于被告人供述反復,有罪供述前后矛盾,且有罪供述的關鍵情節與其他在案證據存在無法排除的重大矛盾,不能排除有其他人作案可能的,應當依法進行監督。
 
26、【檢例第26號】陳滿申訴案 

【要 旨】證據是刑事訴訟的基石,認定案件事實,必須以證據為根據。證據未經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序查證屬實,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對于在案發現場提取的物證等實物證據,未經鑒定,且在訴訟過程中丟失或者毀滅,無法在庭審中出示、質證,有罪供述的主要情節又得不到其他證據印證,而原審裁判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依法進行監督。
 
27、【檢例第27號】王玉雷不批準逮捕案 

【要 旨】檢察機關辦理審查逮捕案件,要嚴格堅持證據合法性原則,既要善于發現非法證據,又要堅決排除非法證據。非法證據排除后,其他在案證據不能證明犯罪嫌疑人實施犯罪行為的,應當依法對犯罪嫌疑人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要加強對審查逮捕案件的跟蹤監督,引導偵查機關全面及時收集證據,促進偵查活動依法規范進行。

28、【檢例第28號】江蘇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訴許建惠、許玉仙民事公益訴訟案

要旨:1.侵權人因同一行為已經承擔行政責任或者刑事責任的,不影響承擔民事侵權責任。2.環境污染導致生態環境損害無法通過恢復工程完全恢復的,恢復成本遠遠大于其收益的或者缺乏生態環境損害恢復評價指標的,可以參考虛擬治理成本法計算修復費用。3.專業技術問題,可以引入專家輔助人。專家意見經質證,可以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

29、【檢例第29號】吉林省白山市人民檢察院訴白山市江源區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及江源區中醫院行政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要旨:檢察機關在履行職責中發現負有監督管理職責的行政機關存在違法行政行為,導致發生污染環境,侵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且違法行政行為是民事侵權行為的先決或者前提行為,在履行行政公益訴訟和民事公益訴訟訴前程序后,違法行政行為和民事侵權行為未得到糾正,在沒有適格主體或者適格主體不提起訴訟的情況下,檢察機關可以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由法院一并審理。

30、【檢例第30號】湖北省十堰市鄖陽區人民檢察院訴鄖陽區林業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要旨:負有監督管理職責的行政機關對侵害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領域的侵權人進行行政處罰后,怠于履行法定職責,既未依法履行后續監督、管理職責,也未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導致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未脫離受侵害狀態,經訴前程序后,人民檢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訴訟。

31、【檢例第31號】福建省清流縣人民檢察院訴清流縣環保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要旨:1.發出檢察建議是檢察機關提起行政公益訴訟的前置程序,目的是為了增強行政機關糾正違法行政行為的主動性,有效節約司法資源。2.行政公益訴訟審理過程中,行政機關糾正違法行為或者依法履行職責而使人民檢察院的訴訟請求實現的,人民檢察院可以變更訴訟請求。

32、【檢例第29號】貴州省錦屏縣人民檢察院訴錦屏縣環保局行政公益訴訟案

要旨:1.行政相對人違法行為是否停止可以作為判斷行政機關履行法定職責到位的一個標準。2.生態環保民事、行政案件可以指定集中管轄。
 
33、【檢例第33號】李丙龍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案

【要旨】以修改域名解析服務器指向的方式劫持域名,造成計算機信息系統不能正常運行,是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的行為。
 
34、【檢例第34號】李駿杰等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案

【要旨】冒用購物網站買家身份進入網站內部評價系統刪改購物評價,屬于對計算機信息系統內存儲數據進行修改操作,應當認定為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的行為。
 
35、【檢例第35號】曾興亮、王玉生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案

【要旨】智能手機終端,應當認定為刑法保護的計算機信息系統。鎖定智能手機導致不能使用的行為,可認定為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
 
36、【檢例第36號】衛夢龍、龔旭、薛東東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案

【要旨】超出授權范圍使用賬號、密碼登錄計算機信息系統,屬于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的行為;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后下載其儲存的數據,可以認定為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
 
37、【檢例第37號】張四毛盜竊案

【要旨】網絡域名具備法律意義上的財產屬性,盜竊網絡域名可以認定為盜竊行為。
 
38、【檢例第38號】董亮等四人詐騙案

【要旨】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自我交易方式,虛構提供服務事實,騙取互聯網公司墊付費用及訂單補貼,數額較大的行為,應認定為詐騙罪。

39、朱煒明操縱證券市場案(檢例第39號)

要旨

證券公司、證券咨詢機構、專業中介機構及其工作人員違背從業禁止規定,買賣或者持有證券,并在對相關證券作出公開評價、預測或者投資建議后,通過預期的市場波動反向操作,謀取利益,情節嚴重的,以操縱證券市場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40、周輝集資詐騙案(檢例第40號)
 
要旨

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或其控制人,利用網絡借貸平臺發布虛假信息,非法建立資金池募集資金,所得資金大部分未用于生產經營活動,主要用于借新還舊和個人揮霍,無法歸還所募資金數額巨大,應認定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以集資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
 
41、葉經生等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檢例第41號)
 
要旨
 
組織者或者經營者利用網絡發展會員,要求被發展人員以繳納或者變相繳納“入門費”為條件,獲得提成和發展下線的資格。通過發展人員組成層級關系,并以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的依據,引誘被發展人員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追究刑事責任。

42、齊某強奸、猥褻兒童案(檢例第42號)

要旨

1.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被害人陳述穩定自然,對于細節的描述符合正常記憶認知、表達能力,被告人辯解沒有證據支持,結合生活經驗對全案證據進行審查,能夠形成完整證明體系的,可以認定案件事實。

2.奸淫幼女具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規定的從嚴處罰情節,社會危害性與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三款第二至四項規定的情形相當的,可以認定為該款第一項規定的“情節惡劣”。

3.行為人在教室、集體宿舍等場所實施猥褻行為,只要當時有多人在場,即使在場人員未實際看到,也應當認定犯罪行為是在“公共場所當眾”實施。

42、駱某猥褻兒童案(檢例第43號)

要旨

行為人以滿足性刺激為目的,以誘騙、強迫或者其他方法要求兒童拍攝裸體、敏感部位照片、視頻等供其觀看,嚴重侵害兒童人格尊嚴和心理健康的,構成猥褻兒童罪。

44、于某虐待案(檢例第44號)

【要旨】

1.被虐待的未成年人,因年幼無法行使告訴權利的,屬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被害人沒有能力告訴”的情形,應當按照公訴案件處理,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并可以依法提出適用禁止令的建議。

2.撫養人對未成年人未盡撫養義務,實施虐待或者其他嚴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不適宜繼續擔任撫養人的,檢察機關可以支持未成年人或者其他監護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變更撫養權訴訟。

45、陳某正當防衛案(檢例第45號)

【要旨】

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司法實踐通常稱這種正當防衛為“一般防衛”。

一般防衛有限度要求,超過限度的屬于防衛過當,需要負刑事責任。刑法規定的限度條件是“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具體而言,行為人的防衛措施雖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但防衛結果客觀上并未造成重大損害,或者防衛結果雖客觀上造成重大損害但防衛措施并未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均不能認定為防衛過當。本案中,陳某為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持刀反擊,就所要保護的權利性質以及與侵害方的手段強度比較來看,不能認為防衛措施明顯超過了必要限度,所以即使防衛結果在客觀上造成了重大損害,也不屬于防衛過當。

正當防衛既可以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也可以是為了保護他人的合法權益。《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六條第二款也規定,“對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有權予以勸阻、制止或者向有關部門提出檢舉或者控告”。對于未成年人正在遭受侵害的,任何人都有權介入保護,成年人更有責任予以救助。但是,沖突雙方均為未成年人的,成年人介入時,應當優先選擇勸阻、制止的方式;勸阻、制止無效的,在隔離、控制或制服侵害人時,應當注意手段和行為強度的適度。

檢察機關辦理正當防衛案件遇到爭議時,應當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實行檢察官以案釋法制度的規定》,適時、主動進行釋法說理工作。對事實認定、法律適用和辦案程序等問題進行答疑解惑,開展法治宣傳教育,保障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的合法權利,努力做到案結事了。

人民檢察院審查逮捕時,應當嚴把事實關、證據關和法律適用關。根據查明的事實,犯罪嫌疑人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的,應當依法作出不批準逮捕的決定,保障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

46、朱鳳山故意傷害(檢例第46號)

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司法實踐通常稱本款規定的情況為“防衛過當”。

防衛過當中,重大損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死亡、重傷的后果,造成輕傷及以下損傷的不屬于重大損害;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是指,根據所保護的權利性質、不法侵害的強度和緊迫程度等綜合衡量,防衛措施缺乏必要性,防衛強度與侵害程度對比也相差懸殊。司法實踐中,重大損害的認定比較好把握,但明顯超過必要限度的認定相對復雜,對此應當根據不法侵害的性質、手段、強度和危害程度,以及防衛行為的性質、手段、強度、時機和所處環境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本案中,朱鳳山為保護住宅安寧和免受可能的一定人身侵害,而致侵害人喪失生命,就防衛與侵害的性質、手段、強度和結果等因素的對比來看,既不必要也相差懸殊,屬于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

民間矛盾引發的案件極其復雜,涉及防衛性質爭議的,應當堅持依法、審慎的原則,準確作出判斷和認定,從而引導公民理性平和解決爭端,避免在爭議糾紛中不必要地使用武力。針對實踐當中的常見情形,可注意把握以下幾點:一是應作整體判斷,即分清前因后果和是非曲直,根據查明的事實,當事人的行為具有防衛性質的,應當依法作出認定,不能惟結果論,也不能因矛盾暫時沒有化解等因素而不去認定或不敢認定;二是對于近親屬之間發生的不法侵害,對防衛強度必須結合具體案情作出更為嚴格的限制;三是對于被害人有無過錯與是否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應當通過細節的審查、補查,作出準確的區分和認定。

人民檢察院辦理刑事案件,必須高度重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所提正當防衛或防衛過當的意見,對于所提意見成立的,應當及時予以采納或支持,依法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利。

47、于海明正當防衛案(檢例第47號)

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司法實踐通常稱這種正當防衛為“特殊防衛”。

刑法作出特殊防衛的規定,目的在于進一步體現“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秩序理念,同時肯定防衛人以對等或超過的強度予以反擊,即使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也不必顧慮可能成立防衛過當因而構成犯罪的問題。司法實踐中,如果面對不法侵害人“行兇”性質的侵害行為,仍對防衛人限制過苛,不僅有違立法本意,也難以取得制止犯罪,保護公民人身權利不受侵害的效果。

適用本款規定,“行兇”是認定的難點,對此應當把握以下兩點:一是必須是暴力犯罪,對于非暴力犯罪或一般暴力行為,不能認定為行兇;二是必須嚴重危及人身安全,即對人的生命、健康構成嚴重危險。在具體案件中,有些暴力行為的主觀故意尚未通過客觀行為明確表現出來,或者行為人本身就是持概括故意予以實施,這類行為的故意內容雖不確定,但已表現出多種故意的可能,其中只要有現實可能造成他人重傷或死亡的,均應當認定為“行兇”。

正當防衛以不法侵害正在進行為前提。所謂正在進行,是指不法侵害已經開始但尚未結束。不法侵害行為多種多樣、性質各異,判斷是否正在進行,應就具體行為和現場情境作具體分析。判斷標準不能機械地對刑法上的著手與既遂作出理解、判斷,因為著手與既遂側重的是侵害人可罰性的行為階段問題,而侵害行為正在進行,側重的是防衛人的利益保護問題。所以,不能要求不法侵害行為已經加諸被害人身上,只要不法侵害的現實危險已經迫在眼前,或者已達既遂狀態但侵害行為沒有實施終了的,就應當認定為正在進行。

需要強調的是,特殊防衛不存在防衛過當的問題,因此不能作寬泛的認定。對于因民間矛盾引發、不法與合法對立不明顯以及夾雜泄憤報復成分的案件,在認定特殊防衛時應當十分慎重。

48、侯雨秋正當防衛案(檢例第48號)

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認定,除了在方法上,以本款列舉的四種罪行為參照,通過比較暴力程度、危險程度和刑法給予懲罰的力度作出判斷以外,還應當注意把握以下幾點:一是不法行為侵害的對象是人身安全,即危害人的生命權、健康權、自由權和性權利。人身安全之外的財產權利、民主權利等其他合法權利不在其內,這也是特殊防衛區別于一般防衛的一個重要特征;二是不法侵害行為具有暴力性,且應達到犯罪的程度。對本款列舉的殺人、搶劫、強奸、綁架應作廣義的理解,即不僅指這四種具體犯罪行為,也包括以此種暴力行為作為手段,而觸犯其他罪名的犯罪行為,如以搶劫為手段的搶劫槍支、彈藥、爆炸物的行為,以綁架為手段的拐賣婦女、兒童的行為,以及針對人的生命、健康而采取的放火、爆炸、決水等行為;三是不法侵害行為應當達到一定的嚴重程度,即有可能造成他人重傷或死亡的后果。需要強調的是,不法侵害行為是否已經造成實際傷害后果,不必然影響特殊防衛的成立。此外,針對不法侵害行為對他人人身安全造成的嚴重危險,可以實施特殊防衛。

在共同不法侵害案件中,“行兇”與“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在認定上可以有一定交叉,具體可結合全案行為特征和各侵害人的具體行為特征作綜合判定。另外,對于尋釁滋事行為,不宜直接認定為“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尋釁滋事行為暴力程度較高、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可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中的行兇、殺人或搶劫。需要說明的是,侵害行為最終成立何種罪名,對防衛人正當防衛的認定沒有影響。

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時,應當嚴把事實關、證據關和法律適用關。根據查明的事實,犯罪嫌疑人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的,應當依法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保障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
文章來源:最高人民檢察院

聲明:本網站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的文章我們已經盡可能的對作者和來源進行了注明,若因故疏忽,造成漏注,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根據著作權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刪除有關內容。

真人10元可提现炸金花